欢迎访问厦门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官方网站

厦大生科人丨“巧匠”亦能夺天工——记生命科学学院院友张友明

发布时间:2021-01-06来源: 点击数:

【人物名片】

张友明,我国著名微生物学及分子生物学家,现任山东大学微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微生物技术研究院院长。1985年毕业于厦门大学生物学系,1988年获得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生化与分子生物学系硕士学位,1994年获德国海德堡大学分子及细胞生物学博士学位,1995-2000年先后在海德堡大学医学院、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EMBL)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创立了革命性的Red/ET基因重组技术,并于2000年以Red/ET技术为基础创立了德国基因桥公司(Gene Bridges GmbH),任首席科技官。2013年被聘为微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2017年任山东大学微生物技术研究院院长。研究成果主要包括:授权国际发明专利10余项,国内专利26项;累计发表 SCI论文130余篇,其中11篇发表在Nature及其子刊,论文总影响因子超过780,总引用次数超过12050,H-index 52;第一篇Red/ET基因组编辑技术的文章,发表在Nature Genetics上,此文单篇引用次数>1360;于2018年和2019年两次入选爱思唯尔(Elsevier)中国高被引学者。2019年张友明教授当选为欧洲科学院院士,2020年当选为德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情定厦大 结缘生物

1981年,张友明被厦门大学生物学系录取。“报考厦门大学是因为我是湖南农村人,山区出来的孩子都想看看大海长什么样,而且厦大的招生宣传工作也做得特别好。”张友明教授微微笑着一边回忆起了从前,“当时选择专业,不像我们现在这样,关注于毕业后是否好找工作,将来能做什么这些非常现实的问题,老一辈人完全就是遵循自己的内心,对哪方面感兴趣,擅长哪个方面就选择哪个专业。”有趣的是,其实张友明的第一志愿并不是生物化学,而是物理化学。但由于他的生物成绩相当优异,因此负责招生的老师便直接将他录到了生物化学专业。从此张友明的人生与生物便再也没有分开。

在谈及为什么选择分子生物学作为研究方向,张友明教授顿了顿,陷入一阵沉思,“在我读高中的时候,几个至亲的人,接连地过世了。其实农村到现在也是这样,一旦诊断出得了癌症,就放弃了治疗,因为实在舍不得花费巨额的医药费。前些年我的一个亲戚得了癌症,短短三个月就过世了。这些根本的问题一直到现在都没能得到解决,这是老百姓的痛。所以我常在想医学研究要是能做出这方面的成果就好了。”正是有着这样一颗心系苍生的初心,尽管当时面临着转专业的巨大困难,张友明仍然义无反顾地挑灯夜战,在短短数月咬牙啃下了好几本医学大部头,顺利考进北京协和医科大学。

书山有路 勤问为径

1990年,张友明决定前往德国海德堡大学攻读博士。“那时候出国留学面临着非常多的困难,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只有六七十块钱,但是一张去德国的机票却是四千八百元的天价。”巨大的经济压力并没有浇熄张友明那颗对知识如饥似渴的心。在经过多方了解之后,张友明最后选择了坐洲际火车去到德国。“从北京出发,坐了一个星期的火车,跨过五个国家,最后终于到了海德堡大学。到的时候浑身黑乎乎的,澡也没洗就直接去了实验室阅读文献。”说到这里,张友明教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交通问题算是先解决了,但到德国安顿好了以后,张友明又马上面临着第二个困难——语言。那个年代,国民英语水平普遍不高,而且在德国要克服的不仅仅是英语问题,还有更令人头疼的德语。“当时我们大概花了半年多时间,一边做实验一边学,终于把语言的问题解决了。”在短短半年时间里,不仅要克服语言困难,还不能放下科学研究,在张友明教授看似轻描淡写的回答背后凝聚着无数常人难以想象的心血与汗水。

博士毕业后,张友明便潜心致力于分子生物学研究,并创立了革命性的Red/ET基因重组技术。在被问到开创此项技术的契机,张友明教授回答了四个字——“问题导向”。当时他和他的团队在研究中发现人的一个组织因子与肿瘤血管密切相关,于是他们就试着让这个因子的表达下降,结果惊喜地发现发现肿瘤真的变小了。因此他们大胆猜想:如果切除掉这个基因,肿瘤会不会就消失了呢?但是人的基因相当复杂庞大,当时根本没有能切除人类基因的技术,于是张友明就想,为什么不去发明去创造出这样的技术。“因为问题存在,人类才会去研究它,研究出的结果对人类有用,于是就会有更多的经费来支持研究,这就是一种良性循环。”一个新技术从无到有是十分不易的,在回忆起开创这项技术的历程时,张友明教授说,那个时候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技术,一切都只能够从零开始摸索。位点特异的重组、同源重组、内切酶等其他方法,他们都做过尝试。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张友明每天晚上都在实验室工作到十一二点才回家,回到家以后还要照顾怀有身孕的夫人,历经无数次失败以后,他和他的团队终于攻克下了这个难关。

学海无涯 兴趣作舟

“做生物要沉下心,心静了,什么都能解决。”

这句张友明教授经常对学生说的话,不仅凝聚着他求学路上最深切的感慨,也饱含着对学生最真挚的叮嘱。

谈起自己在厦门大学的本科学习,张友明教授感慨道,当年各种娱乐项目远不如现在发达普及。不过,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纷扰喧嚣,对于无法沉下心的人,诱惑永远存在。内在因素才是做学问能否成功的根本因素。张教授略带自豪地说,当时自己应该是全年段在图书馆呆的时间最长的人,每天基本上是“两点一线”,轮流浸泡在图书馆和教室里。由于当年的厦大图书馆有许多文献仅限馆内阅读,不允许借出。张友明为了给自己的许多疑惑找到答案,很爱一个人待在图书馆里,阅读过很多分子生物学的文献。正是这种能沉下心的性格造就了他今日的学术成就。

“沉下心”有秘诀吗?答案是肯定的,在张友明教授看来,秘诀正是“兴趣”二字。“学海无涯苦作舟”,其中的“苦”乃“刻苦”,而绝非“痛苦”。“要沉下心,刻苦地学习,但不能痛苦地做学问,恰恰相反,要让兴趣来指引方向。”

“在我本科期间,当就学术问题向老师提问时,老师往往不会直接告诉我答案,而是告诉我去哪些地方可以找到信息来解答自己的困惑。”这不仅意味着学习方式的转变,也意味着学习主观能动性的重要性。认真上课、考个高分,在踏入大学的一刻起,就不再是学习的全部,而仅仅是诸多学习途径中的一条而已。课堂教给学生的不只是知识,最重要的是方法,包括学习的方法、做研究的方法、工作的方法等等。知识一旦不使用很快会被忘却,但方法是一以贯之,不易遗忘的。“不必记住答案,重要的是遇到问题总能知道在哪里寻找答案”,在课堂指引出的道路之上,发现问题、深入探索、找寻答案,激发自己的兴趣,这才是以大学为拐点,应该转换的思维模式。

回忆起求学厦大的那些日子,张友明教授一时十分感慨。他认为本科学习本就该是卸下镣铐摆脱禁锢,在知识之海里尽情徜徉。热爱学习,多问问题,行千里路。因此,“好学、好问、多看”,这句“六字真经”也就成了张友明教授对自己、对学生最大的要求。不仅在科研领域,在这个提倡终身学习的时代,这也应该是每一个有志之士的不懈追求。

在这个问题的最后,张友明教授这样总结道:“有兴趣的人,才能成为一个领域里真正的斗士。”

2021年4月6日,厦门大学即将迎来百年诞辰。2022年厦门大学生物学科也将迎来百年学科庆典。值此两个百年交汇之际,张友明教授送上了自己对母校母院的深情祝福,“我们厦门大学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大学,同时也是中国最美丽的大学。希望母校在将来能够更加的强大,培养更多的人才,为我们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强大做出更多的贡献!”

文/方晗瑜 周梓卓 黄睿